鄭女士(右)在法庭上情緒激動,稱“假借條”一說傷害了她的自尊 攝/法制晚報記者 曹博遠
  法制晚報訊(記者 王巍) 身為多家公司經理和法定代表人的劉先生去世後,其再婚妻子鄭女士的同學王女士拿著35萬元的欠條登門討債,聲稱為了給劉先生治病,她借錢給鄭女士。
  鄭女士同意用劉先生的遺產歸還這筆債務,此舉卻引起劉先生父母及孩子的質疑,他們認為,此舉像是鄭女士串通外人製造假欠條,意圖謀得劉先生遺產。
  緣由公司老闆病故 債主討35萬借款
  2011年5月,劉先生病故,他的父母、再婚妻子鄭女士以及兒子小晶成為遺產繼承人。劉先生與鄭女士1999年成婚,小晶並非鄭女士親生。
  劉先生病故後,王女士拿著兩張劉先生生前其妻鄭女士簽的兩張借條,起訴劉先生的家人還債。
  第一張借條是2010年3月12日,“今借王女士人民幣貳拾伍元整”,鄭女士在借條上簽的名。王女士說,“貳拾伍元整”應為“貳拾伍萬元整”的筆誤。鄭女士認可,承認她確實借王女士25萬元給丈夫看病。劉先生的其他家人則對此不認可,認為該筆債務為虛假債務。
  2011年2月23日,鄭女士再度為王女士出具一張10萬元的借條,對此,其他家人仍不認可。
  王女士於是將劉先生的家人訴至法院要求還債。王女士說,劉先生生前同鄭女士向她借了兩筆錢看病,至今未還。為此,請求法院依法判令劉先生的遺產繼承人還債。
  鄭女士認可王女士的訴訟請求,表示願意以丈夫的財產清償債務,但劉先生的其他家人均強烈反對。
  死者父母質疑兒媳算計家產
  劉先生的父母以及兒子對鄭女士出具的借條不認可。
  劉先生的父母表示,如王女士所說,她借錢給鄭女士,借條是鄭女士寫的,她應該首先向鄭女士索要借款。因為借款人及借條上簽字的人還健在。其次,不能證實兩張“借條”在劉先生生前就存在。如果不進行筆跡形成時間的鑒定,這兩張借條可以隨時生造出來。劉先生父母要求對借條進行筆跡形成時間鑒定。
  祖孫兩代對王女士與鄭女士之間的借款提出5點質疑。
  劉先生去世前時任北京萬橋公司副總兼事業部經理、北京華金實業發展公司法定代表人、總經理,北京康泰養老中心法定代表人、總經理以及北京市萬橋機電設備公司的股東之一。鄭女士長年沒工作,沒收入。劉先生如果看病拮据,完全可以向公司等借款。
  此外,劉先生沒在借條上簽字,說明他根本不知道此事。劉先生生前社會關係廣泛,人脈極廣,人緣非常好,他張口向朋友借錢看病輕而易舉,沒必要也絕不會讓鄭女士向她的朋友借錢。
  劉先生在2009年11月做完第一次手術後,已經在逐步安排家庭內比較大的花銷,他花費幾十萬送兒子出國,還給鄭女士買了車,劉先生安排這些花銷,每一筆鄭女士都知曉。如果當時有借款,鄭女士為何不勸丈夫還錢呢?
  劉先生2010年7月12日留有一份經公證的遺囑,安排了家中財產分配,其中並沒有涉及到債務問題。也就是說劉先生不承認有大額債務。劉先生的父母表示,劉先生生病之後,僅父母及兄長給他的治療費就超過20萬元,劉家人都有很好的經濟實力,完全可以提供經濟幫助,劉先生看病不會缺錢,更不會同意不掌握家中財權的鄭女士向同學借錢。
  此外,劉家人還提出,鄭女士有作假歷史。2005年,鄭女士為辦理進京戶口,與其黑龍江戶口所在地的人合伙,編造其學歷和檔案,作假高級職稱證書,最終騙過北京市人才引進辦公室和人事部,使其戶口轉入北京。
  劉先生的父母表示,目前正在咨詢專業人員,準備對這個所謂借條的詐騙行為進行追究。
  一審判決認可借條真實性判決劉先生家人還錢
  一審法院審理中,鄭女士向法院出具了劉先生看病治療的相關票據,金額約87萬餘元。
  法院認為,王女士出具了鄭女士簽名的借條,鄭女士亦認可該借條的真實性,故可以認定該借款行為真實存在。
  因借款是在夫妻關係存續期間發生的,當時劉先生正在患病期間,需要大量的醫療費用,雖然劉先生有一定的經濟實力,但不能排除鄭女士作為妻子在不掌握家庭財權的情況下,為劉先生籌措醫療費情況的發生。因此該債務應是夫妻共同債務,夫妻兩人負有清償義務。
  現劉先生已經死亡,故劉先生的父母與兒子作為繼承人,應在其繼承的遺產範圍內與鄭女士承擔連帶責任。法院判決鄭女士於本判決生效後給付王女士欠款35萬元,劉先生父母和兒子承擔連帶責任。
  一審判決後,劉先生的父母和兒子提起上訴。
  二審焦點對借條真假問題雙方各執一詞
  今天上午,劉先生的哥哥與劉先生的兒子及代理人一起出庭,一身黑衣的王女士作為被上訴人親自到庭,鄭女士作為劉家唯一同意還錢的成員,坐在王女士的身邊。
  劉家代理人開庭伊始便對借條的真實性提出了質疑,“劉先生在王府醫院看病,他父母家距離醫院不過五分鐘路程,而且家人一直在醫院照料他,需要錢可以直接向家人開口。他治療花了27萬左右,不是一審認定的87萬。”
  “你們去過幾次醫院,還沒有我這朋友去的次數多!劉先生重病昏迷,拿不出錢,鄭女士才找我借錢。”聽到劉家人質疑,王女士情緒激動地說。
  王女士表示當初劉先生陷入昏迷,他的家人對其缺乏細心照料,在一次搶救的當晚,鄭女士打電話哭著向她借錢,她作為夫妻倆的朋友,才出手相助。
  “借錢要還是要講良心的。”王女士說著說著,用手捂住臉示意身體不適並疾步離開法庭,幾分鐘後庭審恢復正常。
  此後,劉先生的哥哥稱借條可以“隨時生成”,一直沉默的鄭女士高聲說:“你們太欺負人了!”隨即她連珠炮似的說劉先生家人對其不管不顧,現在用假欠條一說傷害她的自尊,王女士也在一旁附和:“他家太欺負人了,我都看不下去了。”
  庭審焦點最終集中在辨別借條真假上,截至記者發稿時止,雙方仍舊各執一詞。文/記者 王巍  (原標題:討債還是串通外人分家產? 丈夫病故 再婚妻子同學拿35萬借條討債贏官司 公婆上訴 上午開庭雙方對借條真偽各執一詞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ipvihhxhhv 的頭像
zipvihhxhhv

b+w filter

zipvihhxhh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